小张怡宁

宁宁长得像妈妈,俏俏也长得像妈妈~

当时老张真的萌吐奶,然后一个弹幕飘过裆下掏花........

咖啡☕️不加糖:

你摸摸它们,我摸摸你

张怡宁:很幸福老公很懂我 找工作不会找压力大的

去搜下钟红燕 宁宁~宁宁~叫的好宠

浅尝辄止:

http://sports.sina.com.cn  


2011年06月21日09:34


  张怡宁出现在世乒赛赛场是5月12日。这之前两天夏娃姐告诉我张怡宁要来鹿特丹的消息,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粘着李隼,因为张怡宁来必定要先见他。张怡宁的到来也让李隼有点激动,在赛场上还特意把自己身边的位置留着给她坐。


  本想拉着边玉翔跑去运动员通道等,没想到在路上就碰到了一个带着鸭舌帽的人,再怎么低头也会被认出来的人。张怡宁穿着我俩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的七分裤,笑起来却比以前灿烂了更多。看台上的张怡宁吸引了几乎所有记者的镜头,她套上国服的那一瞬间被拍下来用作微博头像,后来她自己说不喜欢,比起这张照片,她更喜欢亲金牌的那张。


  握着球拍的张怡宁像个神,好像不会失败,也不允许自己失败;以前的张怡宁总会皱着眉头跟你聊球,总是面无表情被称作“冷小丫”。拿起课本的张怡宁是个普通人,没有高目标,有点像“混日子”的小孩;现在的张怡宁聊起什么都能眉飞色舞,会不停地笑,笑到你也跟着笑。让张怡宁能笑得如此灿烂的是家庭和学业。


  吃鸡还是吃蛋?——张怡宁的美国生活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在场边看球会不会手痒?


  张怡宁:一点没手痒 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在美国待得适应吗?


  张怡宁:很适应,在美国基本是自己管自己,我同屋是史欣,她的生活能力要比我强,我跟她学到不少东西。学习生活也非常充实,7点半起床,8点15去学校,上午到12点,强化英文,下午上课到4、5点钟,这段上体育生物,下段是体育营养。接下来去打羽毛球,龚睿那轮番打我们,我还不适应抬头打球,容易被自己呛到。有时候去游泳,都是冠军陪同,她们在水里还能说话!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平时自己做饭、洗衣服?


  张怡宁:对啊!我和史欣都是第一次做饭,她是南方女孩,比较细腻,有时候她教我做饭,刚开始去的时候,我们总做中餐,学会了之后,就没什么新鲜了,懒了。现在就以速食为主,不过我不吃方便面,在超市里买了意大利面,加进去肉馅和蘑菇就行,很简单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现在都会做什么菜?


  张怡宁:西红柿炒鸡蛋,鸡蛋炒黄瓜木耳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能离开鸡蛋么?


  张怡宁:能,我还会红烧鸡翅,鸡腿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能离开鸡么?


  张怡宁:哈哈,那藕炖大腔骨行吗?还有米饭和意大利面,都太简单了,没挑战了。吃饭是我在美国最好解决的问题,本来我就不太讲究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什么问题不好解决?


  张怡宁:自己英文老提高不了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你不是以前就特别爱学吗?


  张怡宁:爱学,我觉得英语特别有用。现在就没什么太高的目标,除了乒乓球我特想争出个第一,其他的什么都没想过拿第一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是因为你特别喜欢乒乓球吗?


  张怡宁:就觉得自己喜欢,又付出很多,在这项目当中,自己还算有天份,就应该是我第一。我起点就高,从小打就一直赢,后来也不能输了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学英语以来,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
  张怡宁:做事的道理都是通的,只要方法对,在这件事上你下了多少工夫,用了多少心,你的收获就会有多少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能不能跟外国人单独交流?


  张怡宁:可以说,但是太皮毛了,刚才国外媒体采访我全用英语回答,有什么用呢?我对自己的要求不是只会说这点简单的词,我不想每次说话像白开水一样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在美国会想家吗?


  张怡宁:想北京。美国的白天是中国晚上,我在那边不睡懒觉,周末起来赶紧上网,跟家人视频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熊熊(爱犬)呢?


  张怡宁:也挺想的,跟爸妈视频的时候,它也老出来,爸妈也都习惯了,视频里天天见,可能它看我都烦了。摸不着就只能看看,它还是傻傻的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平时喜欢看什么样的书?


  张怡宁:打球的时候,比较爱看关于心理的。现在要学英语,开始看小儿书,就是画多字少的连环画。


  想念乒乓球,想念大家——张怡宁的乒乓情结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刚进世乒赛比赛馆的时候是什么感觉?


  张怡宁:进馆还是挺亲切的,还联想到如果身临其境打我会怎样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带去美国的球鞋球板用上了吗?


  张怡宁:球板没用,球鞋用得挺多的,下午下课每星期去三四次体育馆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留学期间还坚持锻炼?


  张怡宁:就是一些身体锻炼。因为当运动员退下来,还是需要做运动刺激一下心脏,突然坐着不动了,感觉有时候心脏跳得不舒服,就逼着自己锻炼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这次你来现场,明年奥运会会去现场吗?


  张怡宁:没事的话我肯定会去的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和李隼聊1999年世乒赛的时候,他觉得你当时特别有冲劲。


  张怡宁:我当时就奔着第一来的,1999年第一次参加世界比赛,李指说我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运动员,对自己认准的事绝对不罢休的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你为什么会那么自信?


  张怡宁:我觉得自己练得很好,我就应该拿第一。虽然说我是第一次打比赛,但我有信心,我对自己非常相信,我觉得运动员都该有这劲头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觉得自己应该拿第一,那你真拿第一的时候还兴奋吗?


  张怡宁:不兴奋,就是感觉还好啦。奥运会也是,拿了第一,觉得付出那么多也是值得的,就是欣慰的感觉,不会说给我惊喜,绝对不会有惊喜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乒乓球给过你惊喜吗?


  张怡宁:没有,一点儿惊喜都没有,我觉得就是宽慰,安慰,你用成绩来回报你之前付出的感觉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什么给过你惊喜?


  张怡宁:老公给过我惊喜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这么自然说出这句话,感觉你很幸福。


  张怡宁:我真的很幸福,我觉得他很懂我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在美国留学期间,会关注当地一些其他体育项目?


  张怡宁:他们炒得特热门的项目,还是挺愿意关注,看一下的。因为我总听说NBA的比赛包括橄榄球比赛超级热门,特别popular,所以就关注一下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退役后有什么打算?会转型做教练吗?


  张怡宁:不会。国家队教练真没想过,教练跟我当队员没什么区别,比那会儿压力还大,我绝对不会找个压力特别大的工作,我受够压力了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能不能找一个我们经常能看到你的工作?


  张怡宁:那我找一个帮大家买东西,跑跑腿的工作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现在回想退役会不会有点遗憾?因为你完全有能力再去创造一个传奇。


  张怡宁:一点儿都没遗憾,因为觉得自己的成绩已经足够了,拿三个奥运会冠军和两个奥运会冠军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,2012对我没有太大吸引力了,很多人说我大满贯拿了两轮,我也没算过。北京奥运会最后结束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已经打够了,接下来打全运会,也算报答了培养我的北京队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现在最爱看什么比赛?


  张怡宁:羽毛球、乒乓球、游泳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还是离不开乒乓球吧?


  张怡宁:是,这次来看球,也是因为想念乒乓球和队友教练们。想看看他们,也想看看现在的新技术,反手发展很快。琢磨她们打比赛时候的心理也很有意思,她们一上场,从眼神中就能看出她们的心态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以前你自己在赛场上心急的时候有什么标志性的动作吗?


  张怡宁:急的时候皱眉头,无奈吧。其实我打得好的时候一般没表情,打不好一定有表情,眼睛不聚焦,不在场地上,一定是这样的,其实很好看出来的。打兴奋了就是投入,因为乒乓球你不能过于兴奋和过于平静,两者综合好,这本身就是挺矛盾的,很多运动员都调整不好。我是偏沉静的类型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从现在的比赛中,看出她们的状态都怎么样?


  张怡宁:郭跃挺好的啊,没有之前看报道说的状态那么低迷。我看她们都不错,但是很多人让我预测谁拿冠军,我说谁机会大或者谁有戏的话,对别人都是一种伤害,对她们也是不公平,她们会觉得凭什么呀?因为总觉得我练得也挺辛苦啊,状态也很好,凭什么说其他人能夺冠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女单决赛前央视做连线时,和王楠对话时是什么感觉?


  张怡宁:我到比赛馆的路上有点堵车,我怕迟到,一下车就是小跑,气喘吁吁的,再加上场地特别吵,我一开始都听不清楚耳麦里的声音,但是一听到楠姐说话,我突然感觉周围一下子安静了,耳朵里只有她的声音,马上想起2004年雅典奥运会打女双决赛的时候,蔡指导叫了暂停之后,我们往场内走,楠姐在我耳边说,一会你发……楠姐的声音和那时候一样,这之后,一直都像我们俩在说悄悄话似的,感觉就像一次穿越时空的心灵对话。(一枚好糖,甜而不腻)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决赛看得很纠结吧?


  张怡宁:是啊,赛后好久心里还难受,这就是手心手背都是肉。我难受绝不是因为丁宁夺冠,而是为李晓霞没夺冠,她们的成绩反过来我也一样难受,都太不容易了。李指第二局就走了,跟我说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实际上我的难受,是因为知道他难受,他更不容易。


  不是因为结婚而退役——张怡宁的价值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宁迷们一直都觉得,知道你好就好,能看到你就好。


  张怡宁:宁迷的很多留言我都看过,我一直看钟红燕她们的微博,她会贴出来我的照片。很多宁迷给她留言,她还开玩笑说,贴我的照片能增加人气。宁迷里很多人我都见过,她们就一直陪着我,不管我好与坏,也不管我在哪,而且她们年龄都很小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你的长头发怎么剪了?


  张怡宁:我的长发是为我妈留的,不是我自己要留的。我妈说想看看我长头发什么样,结果长长了她也觉得别扭,我就正好给剪了,我挺害怕长头发的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现在读书爱记笔记吗?


  张怡宁:特别爱记,光是说,根本记不住,所以必须写下来,再多背才行。我在香港跟保姆出去买菜都能学到外语,回家就记下来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现在学外语和小学从头开始学不一样。


  张怡宁:对!我3年级开始就学英文了,那会儿对英文特别感兴趣,但学得断断续续,也没学好语法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说到英语就打开话匣子了,学英语有压力吗?


  张怡宁:一点都没有。所以我特爱当学生,学得好与坏没人管我,不像打球的时候,没有理由打不好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聊到打球觉得你是个神,对自己要求严格到不真实,说学英语才感觉你是个凡人。


  张怡宁:因为我觉得我在打球方面非常有天分,再加上我付出了那么多,那么努力,拿不到成绩是不应该的。我对觉得没天分的事不会强求,有人问过我是不是坚持不懈就一定成功,我觉得还得找对努力的方向,也得看有没有天赋。(实力自夸我只服老张)


  《乒乓世界》:你觉得什么样的人生才是完美的?


  张怡宁:我现在这种水平只能回答我现在这种水平人生,要有美好的回忆,很多的经历,很好的口碑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这些你都有了,记得晓霞说过你特别知道在什么时间该干什么事。


  张怡宁:我一点都不后悔我退役,甚至有时候觉得幸亏退役了,如果我还在打乒乓球,将来也还是要读书和找老公,那我现在就依然除了乒乓球什么都没有。很多人觉得我是因为要结婚所以退役,其实不是,不结婚我也会退役。


  《乒乓世界》:“宁姐夫”出现得很是时候,正好让你什么都没耽误。


  张怡宁:所以我挺幸运的,现在也很幸福,是真的,我不说假话。


  张怡宁在世乒赛期间接受了好几个采访,还有热心人特意张罗了一个发布会,前去采访世乒赛的国内记者无一缺席。发布会后,由李武军开头,每个人轮流和张怡宁合影,到最后充当摄影师的《北京晚报》记者李远飞建议张怡宁去做个蜡像。


  参加发布会的媒体无一例外用“对话体”呈现出张怡宁透露的信息,跟她闲聊过的我更是一样,因为没有任何文字能比张怡宁自己的语言更能体现出她的魅力,从她的话里,能感受她的性格,她的心情和她的幸福。(说得好)


  文/陈思婧



手手手!!!

💅:


         上课 & 开会日常

桃花期:

喜欢了魔王12年,最近忽然多了很多人喜欢老张,感觉挺开心的。
但是看多了,又发现。
她们喜欢的,
好像只是那个无敌的大魔王。
但是,那个无敌的是全部的大魔王吗?
答案当然是否定的,
那么,只喜欢着她的冰山一角,却以为那一角就是全部~
这样的喜欢存在的真实吗?
这样的喜欢让了解她的人觉得惋惜。
因为恰恰,
完整的老张,真实的老张。
比那个战无不胜的老张,要迷人的多。
当然没有运动员会没有失误,再优秀的选手也必须准备为自己的每一场球竭尽全力。
老张确实让过球,但只是对手得分很少的情况下才会出现。
她也会失误,很多比赛也会丢掉一两局,也没有场场都在吊打对手。
更多的时候,是凭着一股“我一定要拿冠军,所以除非4:0 打到7局我也一定咬回来”的尽头,凭着强悍的精神,才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。
我喜欢的,那样对自己狠心的,专注的,纯粹的,会冷着脸打球和在赢球时笑着亲吻镜头的张怡宁。

而老张和楠姐,
大魔王和二代目。
之所以能成为一个时代的巅峰。
大概就像图里所能说明的一切。
她们是针锋相对的敌手,也是惺惺相惜的室友,在这么激烈的竞争中,依然可以在场下谈笑风生,调侃打闹。
大抵是因为,优秀的的人总有这样的气质。
失败是没有别的原因的,一定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好。
永远欣赏对手的付出,也认可别人的优秀。
会为搭档而着想,也无条件的互相信任。
之所以这样,
在竞技体育的孤独的高峰上,只有她们可以并肩看山河大好,海晏河清。

张怡宁与王楠。

是两个独立为王的强者。

老张03、04年和楠姐的世界杯比赛好有趣,04年换了发型少了奶气感觉气场都不一样了2333,告别小魔王时期(截不好图,不发)略略略

苏苏苏苏苏苏苏

司晴朗:

“魔王签名”系列。
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……

张怡宁欣赏光头闭着眼发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天😂😂😂😂😂😂

季末🐾:

随便截截,新浪体育这画风真是一言难尽😂

如此任性的标题配上各种崩坏的表情包,结尾附张萌萌的龙仔

奶宁~

山木山木:

苏到倒地不起的老张

昨天发的竟然不小心删了